据人大国发院5月19日消息,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专聘研究员、经济学院教授范志勇刊文《央行数字货币正式流通后会发生什么》。文章表示,央行数字货币进入正式流通之后,将会在以下几个方面对人们的生活造成影响。第一,央行数字货币将进一步取代现金的使用。第二,与现有的非现金支付工具相比,央行数字货币将进一步促进交易便利化,对经济发展起到促进作用。第三,央行数字货币推出将促进我国数字支付产业的健康发展。第四,在初步试验成功之后,央行数字货币在数字经济领域也大有扩展空间。最后,央行数字货币在公共支出方面具有广阔的使用空间。

资料来源:币世界

You May Also Like

Dcep的战略

关于DCEP,有几个关键的概念要明确,一是它只是M0的一种表现形式;二是它最大的特点是现金化,即支持点对点的离线支付,而微信和支付宝,均需要在网络条件下运行;三是它只是满足人们日常生活的小额支付。因此,DCEP的基本逻辑仍然是“现金逻辑”。 新加坡联合早报财经专栏作家肖磊撰文建言,设计数字货币最好不要先入为主,因为央行数字货币的真正竞争对手是未来的国际市场诸多数字货币,包括美国市场已经萌芽的基于美元信用的数字货币。他说:“仅仅是把M0数字化,那么最终的可能就是,在消耗了巨大的金融资源之后,效果却非常一般,反而给中国已经领先全球的电子支付领域带来混乱。” 显然,如果国内民众都不愿意将手上的M1(经济中的现实购买力)和M2(现实和潜在购买力)换成数字货币,那么国际市场有什么动力来换中国的数字货币,又如何助推国际化? 因此,从这个角度上来看,中国推出DCEP战略意义大于实际影响。 《量子学派》乐观预言,只要DCEP要在这个时间段迅速抢位成为世界级的“稳定币”,一旦更多人持有它,未来等到区块链世界级别的主链形成并稳定运营,再将DCEP的数字资产映射到主链,同样还是世界级的“数字货币”。 毫无疑问,区块链世界的基础设施是制约因素。而在此之前,中国DCEP的布局是明智而又有必要的。 大陆和香港两地的分工合作的布局具有天然的优势——大陆作为技术阵地,而香港作为金融中心。2019年11月6日,香港证监会(SFC)发布了《有关虚拟资产期货合约的警告》和《立场书:监管虚拟资产交易平台》,已经开始走在世界前列。 央行跟香港金管局也签署了有关金融贸易领域采取区块链结算技术的协议,正是香港与大陆的配合,一个强化国际属性,一个强化主权属性,里外配合,巩固自身大本营的同时,也能够向外扩张。 结合中国和新加坡目前的亲密关系,有理由相信,香港和新加坡分别作为全球第一和第二大人民币离岸金融中心,有机会成为DCEP飞向全球的两个翅膀。所以综合来看,去年香港出现的问题,不是偶然的。 所以,只有DCEP的中国,要完全打赢这场全球数字货币战争,力量仍然不够强大。 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谭雅玲进一步强调,现在的中国,虚的东西太多,实的东西太少,中国的金融调结构方向为“金融为辅,经济实体为主”,数字货币发展要以区块链技术对实体经济落地实践为基础。 《量子学派》分析认为优质企业发布的数字TOKEN(通证)可以帮助打通供应链内中下游企业之间的流通障碍,将中下游企业通过价值交换,利益共享等方式共同发展,进而盘活整个企业链,建议像华为、腾讯、阿里等这样的优质企业,可以通过发布TOKEN(通证)的方式,完成自己的数字转身,将自己的价值体系做一个数字映射。优质企业的数字资产被人所接受,也更让人信赖,加上符合法律监管的运作环境,优质企业不会去套现和割韭菜,一个完整的稳定币生态体系建立起来,良性运转。…

数字货币测试点

2月13日消息,民生证券指出,美联储明确表示研究数字货币,将有望加速央行DECP的落地。我们认为数字货币试点有望先在五大行之间展开,首先对银行端IT系统产生改造,同时延伸到金融机构对应的支付端,同时加密技术将贯穿整个产业链始终。(证券时报) 人民邮电报:区块链等数字技术在抗击疫情中大放异彩 人民邮电报发文称,ABCDEI数字技术进入大规模应用阶段,此次抗击疫情,数字技术大放异彩,成为战胜病毒的“新式武器”。可以预见,经过实战检验的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边缘计算、物联网数字技术(简称ABCDEI数字技术),将在经济社会发展主战场加速应用实施。 学习时报:建议加大数字货币的试点工作 学习时报发表文章《采取措施把疫情对经济的影响降到最低》,文章指出,这次疫情对中小微企业发展影响更大,加快相关金融改革和货币政策调整的紧迫性上升。建议加大数字货币的试点工作。随着数字时代的到来,区块链技术的快速发展催生了数字货币。下一步,可通过数字货币来增加金融包容性、支付效率、支付操作系统、网络安全。 学习时报:增强数据观念 有效运用物联网及区块链等技术 学习时报今日发表文章《数联网发展的挑战与出路》,文章指出,“数联网”是大数据时代信息技术发展的重要产物,是大数据时代朝着数据融合方向发展的重要标志。从数联网建设着手推进数字中国建设的路径,要遵循数据行为规律,加强数据标准建设;培育理性的共享观念,营造和谐的数联网生态;融合法律法规与技术制度,构建数据安全保障机制;建立数据合作关系,促进数据社会成长。文章中表示,加强思维创新,增强数据观念,有效运用物联网、区块链等技术,将数据集中、分权管理、社会参与融入大数据治理的全过程。积极构建国家下一代大数据的基础架构,使得信息资源共享的理念成为全社会的共识,逐渐实现全社会信息资源的高质量共享,有效发挥数联网平台的高效网络价值。

调查:多个国家央行正考虑建立CBDC 但对区块链持谨慎态度

据Coindesk消息,一项新的调查显示,有46个国家的中央银行正在考虑使用受限形式的分布式账本技术(DLT)创建央行数字货币(CBDC)。但是他们对区块链持谨慎态度。总部位于伦敦的期刊Central Banking是一份由国际清算银行(BIS)和欧洲央行(ECB)等机构支持的专业刊物。该杂志近日发布的CBDC首份调查报告中发现,65%的受访者曾积极研究数字货币。但今年2月进行的调查发现,只有一家央行将区块链作为CBDC的基础。一非洲小型央行表示,“如果发现区块链是最佳可用平台”,才会考虑使用它。 Central Banking的调查没有深入探讨为何中央银行不希望使用区块链。一家北非中央银行表示,对区块链的安全性和可扩展性问题感到担忧。目前尚不清楚其他被调查者是否持这种态度。尽管大多数中央银行拒绝了区块链,但有71%的受访者表示,如果他们进入发行阶段,他们将考虑在DLT(一种更广泛的网络架构,区块链就是其中之一)上构建CBDC。该调查还称,大多数研究CBDC的央行实际上并不打算发行CBDC.

中国人大范志勇:我国央行数字货币和Libra在稳定机制等方面存在较大差异

据人大国发院5月19日消息,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专聘研究员、经济学院教授范志勇刊文称,虽然都被称为数字货币,但我国央行正在测试的数字货币和脸书公司正在开发的天秤币(Libra)除了在技术上都没有完全依赖区块链和去中心化技术之外,在稳定机制、用途、使用范围以及监管机制等方面都存在较大的差异。首先从稳定机制上来看,Libra的发行是以发行公司的资产和销售天秤币的收入作为价值基础的。第二,从基本用途来看,根据媒体已经披露的信息,天秤币预期将基本覆盖货币的全部职能。第三,从使用范围来看,天秤币将业务中心地注册在瑞士,再加上其价值基础是各种货币计价的金融资产,因此天然具有国际货币的属性。第四,从监管角度看,天秤币是基于私人部门商业行为发行的数字货币,出于保障投资者利益的目的,需要各国政府联合对其进行监管。